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时间:2019-03-02 10:30:01 来源:中华时尚秀 当前位置:哲想开元电子棋牌_拉斯维加斯开元棋牌_ky开元棋牌平台 > 计算机 > 手机阅读
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核心论坛期间,来了很多人,无论专家,茶厂茶商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,普洱茶到底怎么了?

大厂玩炒茶、老茶玩拍卖、新茶玩概念、茶商玩预定、文化靠大师、产品靠青柑、营销靠直播... ... 普洱茶行业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。

然而,无论是产品的噱头还是文化的噱头,再度出现“32万老班章”事件的盛况已然难现。

是品牌出了问题?

是销售手段不够?

还是纯料不够纯?

茶行业每天都有人自问。

论坛间歇,我让大家思考了三个方向的问题,大益跌破发行价,雨林老班章村民被代言,茶博会空前热闹也空前无利。此三者,某种意义上而言代表了产业现状。

此三者,刚好是茶界生态的三种表现形式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第一种情况表明了,玩茶叶增值,好喝才重要,是第一位的,增值是第二位的,茶好喝,才能实现真实的流通,才能实现价值的创造,而不是在勐海茶仓到芳村茶仓之间做转移游戏,茶仓转移的“流通模式”,并不能让茶叶实现周期性的循环,那就不过是一种庞氏游戏,上家赢,下家输,庄家通杀,散户通赔,不过如此。

当然,茶叶“增值”,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事实,不可否认。因为货币在贬值,即使不升值,贬值了即意味着“升值”了,但是,20元/公斤的毛茶,出厂卖800元,市场炒高一倍要1600,这与大宗贸易的商品价格脱离太大。

大厂量大,应该实现的是低价做量,做入门者的生意。然而,市场反之,大厂的价格被迅速炒高,然而接盘者仓储已满,旧茶又难以真正实现消耗,茶品的体系循环不实现,韭菜当然就难以为继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第二种情况是市场的普遍现象,大厂做纯料原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,纯料茶是小众市场,以大品牌去对应小众市场,要么就是成本高企,远远脱离市场接受的价格,要么就是掺料的结果,成品自然难以到达发烧友玩家的高度。

当然,现在的小众发烧友直接上山收鲜叶的方式仍然存在问题。毛茶虽然也可以作为成品直接饮用,但是,由于无法追溯,所以,安全的保障会是个问题。举个例子,现在的食品农残标准不高,如果N年后大幅度接近欧盟标准,那么,市场上很多茶品都可能无法过关,生产厂家尚有追溯的余地,余者则无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第三种情况存在多年,茶博会随着网络的冲击实际存在的意义早就不大,展示的品牌既无法实现销售,也无法招收加盟商,不过是一种“存在”展示,不过是各地的一种“政府展会经济”。

总体来看,无论是品牌茶还是山头茶,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08年之后,山头茶流行,几乎每个茶店一个品牌,甚至几乎每个茶艺师人手一个。这种现象表明了市场被摊薄了,而不是茶难卖了。当然,如果说这些所谓“品牌”都是有名无实,有品无牌,那么,七彩云南、大益、下关这三家茶企的营业额,作为独立茶类而言,中国的任何茶类品牌都无法与之相比。

也就是说,茶企业所谓的有品无牌的问题,其实在普洱茶行业是不存在的。

很多人喜欢拿中国茶企和立顿去比较,其实两者毫无比较的空间,两者茶文化的背景就完全不同,一个是“茶”,一个是“叶”,一个的主体品饮方式是饮料,一个主体的品饮方式是社会现象,是两码事,是两条道上的事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08年之前,普洱茶是一个农业社会。之所以如此说,是当时的情景所致,2000-2008年,刚好是中央军和地方军争斗最激烈的时候,导致原省茶司对于产业的失控,市场真空,反而倒退回去,当然,也导致了上千家小茶企的涌现,也形成了事实上的普洱茶概念的“百花齐放”。

农业社会的转型需要投资,所以,当07年1000家(过 QS)投资完成的时候,也就是崩盘的时候。

因为市场是需要教育的,投资的先知先觉未必能马上传导于终端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14年之后,“普洱茶”三个字统统被替换成“古树茶”了,古树茶根本就不可能一夜之间替换掉现代茶园茶,那么好了,市场反映的就是“诚信”丢失了。

在山头上,每天都可以听到各地“豪客”守树收茶的故事,但是,老班章茶叶出了老班章寨子不算老班章的魔咒依然存在,下得山来,再纯的纯料也一样让人误解。

普洱茶尚未流行阶段,投资大就可以解决问题,举全省之力之资金而投入一个小产业,自然声名远播,但是,如今产能过剩,投资,显然不能解决问题了,好几个大的投资如今都在普洱茶泥潭里就是明证。

普洱茶高速发展时期,资本原始累积可以解决问题,如今扩大消费群体速度奇慢,尤其生茶培养教育的过程漫长,资本累积的手段也失灵了。

人人都去守树收茶,收的新茶并未进入最佳适饮期,山头纯料区隔出小众群体的方法也无效了。

满市场都是大师,不断有自称作家、诗人、画家群体要来争当大师,大师都去上山,然而洋洋洒洒批一通,抬一通,最后点出自己要推出的“纯料山头茶”。

难道如今卖山头茶的茶贩子有点文化就叫“大师”?问题在于,山头茶写得再好,也就是原料之一种啊。

吴疆:茶难卖,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


14年之后,另一个更高大上的模式出现,普洱茶“金融化”、“证券化”。在农业行当用新名词,用新方法,表面看,都很唬人,都是在创新,仔细研究下来却都是在割韭菜。

当时有两个参与的企业家来给我说了一半天后,我说这就是“炸金花”啊,不过是多了个电子屏,有什么区别呢?不过是一种零和游戏,并没有价值再创造啊,只不过是散户的钱装到庄家的口袋里。果不其然,玩了一段时间,庄家走了,散户还傻呆呆在等开盘。

总体来梳理,普洱茶的投资在同步,概念在同步,甚至消费也逐渐在同步,全中国都在喝生茶,全中国都在流行盖碗泡茶,所有大师都在全国流窜,全中国都在同步了,然而,事实上,你看到的,你听到的,只是想给你看的,想给你听的。

来源:吴疆说普洱

相关文章:

计算机本月排行

计算机精选